•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王璜生

    时间: 2012.5.29

    我一直将自己放在一个“准业余”艺术家的位置上,大家也都更多地从我的美术馆从业人员,及所谓的“策展”、“批评”工作者的身份来看待我,因此,“准业余”的状态使我很放松地在日常工作之余,画点和做点自己觉得有些意思的作品。记得2006年,我在范迪安馆长的鼓励和敦促下,于中国美术馆做了一个一定程度上反映我阶段性艺术面貌的个展,当时在座谈会上,尹吉男教授就说,我的这种非职业的艺术创作状态,与古代的“文人画”有些相像。说的大概就是我这种因为“业余”而较为自在的艺术方式。

    “自在”,也许是来自于自己的自知之明,或是自己对自己不同时期不同阶段的一种把握,或一种艺术表达的需求。这次展出及出版的是我三个系列的作品—“天地”系列,“悠然”系列和“游 · 象”系列,大致体现我三个阶段的三种心理状态及艺术需求。

    “天地”系列开始创作于1994-1995年,那时在广东画院,希望画得“专业”一点,“文化”一点,因此,想探讨和追问下中国的文化哲思,中间断断续续,也有很多其他的事务纠绕着,因而,一种心存渺远的东方哲思变成了“云上”和“云下”的纠结,于是,在纠结中努力地要表达出一种“自在”;

    1996年我被调到筹建中的广东美术馆,紧接着开馆,又不久,被赶上了“馆长”的位置,这时,已无暇思考“云上”的问题,但是,“云下”的生活和工作还得继续,于是,我得有一种对待生活,对待生命的态度和艺术方式,忙里偷闲,调节心态,因此,开始并一直画着“悠然”系列,我希望画出大千世界“花”的自在状态,花开花落,灿烂与衰败,这也即生命的自在状态,而同时,这样的自在转换到画面上,即也是我艺术表现的自在状态,一种花非花(具体而物种的花)和形非形(以表达为出发点的形和形式)成为了这一阶段的主要特点;

    2009年我来到北京,生活和工作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北京和中央美术学院的“天”和“云”与南方的大不一样,时而晴日中天,春花如锦;时而黄沙满天,豪情飞扬;时而风雪当歌,诗酒为怀。但我更享受的是美院的食堂,两个菜一碗饭,同学们说说笑笑,校园里溜溜达达,另一种的自在。于是,我在工作之余,尝试着在宣纸上圈圈点点,用一种“自在”线条画自己的“游·象”系列—心之游,意之象。

    画画,做艺术,或思考与写作,是一种生活方式和生命需求。无论是生活还是生命,都该认真而执着,因此,艺术也就同样地需要认真和执着。我想,如能在认真执着中获得艺术和生命的自在,那将是一种“大自在”……

    <节选自此展画册后记>
    王璜生2012年4月30日于广州绿川书屋

    开幕时间:2012年6月2日(星期六) 下午五点
    展览时间:2012年6月2日-6月20日(周一至周日,9:30-20:00)
    主办方:百雅轩文化艺术机构
    承办方:百雅轩798艺术中心

    王璜生专访:“后雅兴”与水墨画杂谈

    潘公凯:画里画外——关于王璜生

    殷双喜:后雅兴——手迹与心迹

    李大钧:一个观看王璜生的视角

    吴洪亮:游心物外—读王璜生的中国画作品

    尚陆:花之瓶—王璜生的自我追寻

    范迪安:三种空间—王璜生的感觉世界

    刘礼宾:写,不仅是一个动作

    冯博一:交叉的平行线

    王璜生简历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