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水墨:语言·媒介·精神·当代性——在主持的两个实验水墨展览过程中的思考

    文:王璜生    图:王璜生    时间: 2012.1.9

    当代水墨实验的转向和走势一直是当代艺术界关注的焦点之一,水墨的问题也是文化界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结。2001年由我和皮道坚策划的“第一届当代水墨空间:中国水墨实验二十年(1980--2001)”,目的是以一种美术史书写的自觉态度参与到水墨问题的讨论和文献收集的工作之中,同时也为后续的当代艺术研究提供一份当代水墨实验领域较为全面的、综合的、断代式的的文献资料。作为对一个学术领域的形态展现,更有利于我们以一种质朴的学术眼光来对待处于当下社会、文化语境中的水墨艺术所必须去认识、探讨和解决的问题--在当代多元文化并举、错综复杂的互文关系中,如何去确认自身的位置,并在当代艺术的“日常事务”中发挥自身不可代替的作用。

    2006距离“第一届当代水墨空间”的展出过去了五个年头,对于这五年来当代水墨实验的种种表现和某些转向迹象的观察和研究,我们发现,当代水墨实验正在逐渐地走出一种相对保守的文化框架和思想模式,以一种更为平和、开放的态度投入到当代艺术的集体“表演”之中,一些原有的类型边缘不断地受到冲击和消解,媒材自身的表现能力也得到加强和拓展。作为具有强烈文化表征的水墨,正在不断地扩充其表达的可能性及延伸其文化的涵义,并转换其在当下文化喻体中的某种角色定位。于是,我邀请了杨天娜为主策划,策划“第二届当代水墨空间”,展览主题为“渗移景和幻想”,目的是将“水墨”视为一种文化表征,通过呈现当下艺术实验与作为文化表征的“水墨”的关系,提供另一种创造性实验性的“文本”,探询水墨的文化内涵、文化含义的当代演绎的未知性和可能性。

    作为展览主题的关键词“渗”,既暗示着“水墨”和“宣纸”之间的互动关系,体现了媒材的行为特质和文化涵义,同时也暗含了文化博弈中的一种对应策略,即是挑明了当代水墨实验在面对“传统现代”、“东方西方”、“全球民族个人”等的“文化谈判”时所应采取的方式方法一种“渗”和“反渗”的思辨关系,在当代艺术观念对水墨艺术提出了要求并施加影响的同时,水墨艺术也在不断改写当代艺术的现实,并填补了观念阐述中空置的区域,行为主体在不断的调换过程中达成了某个阶段的文化协商的结果。“渗:移景和幻想”将水墨艺术考虑为一种精神与心灵的修炼,而不是一门技术或者某种特殊的传统, 不把水墨作为一个单一的领域来看。展览中十二位来自不同背景--水墨、油画、行为、多媒体及装置艺术家的作品,意味着非水墨艺术家参与到了水墨艺术中,同时也暗示了水墨的精神和美学渗透到了他们的工作和创作中。不把水墨作为一个单独的领域来考虑,而直接进入该学科当代意义及问题的追问。中国传统文化里的许多观念对于现代和当代艺术有着不可忽略的重要性。注重创作过程,注重参与,互动与交流,以及作品的开放性品质,取消学科之间的限制,消除生活和艺术之间的美学距离。在这种意义上“渗”也指水墨的精神对生活中各种不同现象的可能渗透,即水墨的精神性问题。而“移景和幻想”这一副题蕴含了水墨艺术最迷人的特质:如隐喻、自然、直接、参与、交流、综合性、开放性、包容性以及对纯净精神世界的渴求。“移景”代表着一种对内在世界的观察。“幻想”又是对现实,对围绕着我们世界的另一种设想。

    “移景和幻想”阐明了“动”和“思”之间的关系。因“动”而“思”或是因“思”而“动”,两者是平行互进的对等关系。“移景”阐述了文化情景不断切换的事实,“幻想”直接切入到水墨艺术文化根性的特质一种“东方式”的“神”和“游”的状态。两者之间构成了仿似古代文人高士在山水之间“情景交融”般的文化趣味。

    自从十九世纪末“国画”这一名词出现以来,水墨画就不可避免地被硬性定义为一个艺术领域,特殊逻辑的领域,一个拥有特别风格的语言和词汇, 拥有特别的传统和发展历史,一个负责某种文化内涵和文化意义从属于中国特殊文化的领域,一个作为与西方文化比较的领域。八十年代被提出来的“实验水墨”试图克服以上种种限制,主要通过技术,形式和主题的创新来赋予水墨艺术现代和当代的意义。

    作为一种反拨行为的当代水墨实验,其任务之一就是重新认识“水墨”的文化职能和精神指归,重新唤醒“水墨”作为一种艺术语言、一种表达载体的主体意识和活力,寻找“水墨”中的文化内涵在当代的应用和转型以及作为一种语言系统在当下表达的语法和修辞。

    “水墨”作为媒材的中立立场阐明了“物性”所具有的“开放性”--在不同的文化情景中得到认识和演绎同时又很好地保存其文化根性,不同的方式将不断地扩大其文化内涵和能指的范围。“水墨”中的“物性”也保证了“水墨”作为一个艺术门类存在的“合法性”,保证其独特的作用和地位不必面临被谮越、被取缔的危险。从多年来水墨实验的种种现象和各个个案中可以看到,即使“水墨” 的表达方式、呈现出来的视觉样式改变了,但内在的某些精神特质一直和传统的水墨精神暗合,互相呼应,延续着文化血缘的谱系。所以,当代水墨实验在实践自身的文化理想和抱负的时候,必须清晰地认识到实验行为要纠正或是对抗的对象是强加在“水墨”身上不合时宜的“趣味”和某种强制性的所谓的“当代”观念,而同时,更应该探索和切入于水墨作为一种文化精神,它与当代文化生活及精神之间关系的领域。

    当代艺术内在的精神指向是对民主精神的诉求,它支持不同观点和差异性的平行并存,提倡批评和讨论的开展,默认认识和判断的矛盾并默许实验过程中可能导致的失败。基于这样的精神,处于当代艺术的集体行动中的“水墨实验”,同样必须对当代艺术的内在要求做出回答。“水墨实验”的贡献在于为当下文化艺术观念的演变保存一份实践文本,而更重要的是为本土文化在全球化趋势的驱动力的作用下产生的应对策略提供一份宝贵的经验。

    王璜生(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