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活人不让尿憋死

    时间: 2007.12.28

    【却  说】

    活人怎么能让尿憋死呢?

    是因着尿尿得有个隐蔽的地场儿,这个地场儿就是厕所。

    中国很早就有了这样的习惯,《左传.成公十年》载:“晋侯入厕,陷而卒”——有了掉进厕所里死人的教训,还不肯废掉厕所,可见之必要。外国人何时知道如厕情由不详,只知英文缩写为WC。

    倘在蛮荒乡野人间稀少,便可随处为之。即使偶或有人打此经过,若陌生之人稍稍低头,若熟识之人打声招呼,倒是显得大方。

    倘在都市城镇,十字街头,人来车往,熙熙攘攘,找不到个方便的地场儿又不愿意尿在裤裆里,可真是要叫尿憋死了。

    没憋死的,便憋出仨俩故事。

    【故事一】

    一外来男子在大街上逛市,忽生小解欲。四处搜寻厕所,四处无获!憋劲儿已久耐之不住,闯入犄角旮旯处急急忙掏出“家什”。尿水正欲喷薄而出,一声:“不许动!”却给惊了回去。

    一警察当面而立,正气凛然不卑不亢敬了个礼,曰:“这里不许随地大小便,请交罚款五十元!”

    男子对曰:“谁随地大小便了?”

    警察曰:“狡辩!手持之物未及藏匿,人证物证俱全。”

    男子对曰:“此乃鄙人心爱物件,偶生念想取出看看,怎地当成‘随’什么‘便’之物。诬陷!”

    警察语塞,骂声“窥阴癖”,奋臂挥袖而去。

    男子大笑,笑的欢了,就松了气,才“随什么便”了一地。

    【故事二】

     一农家妇人亦来大街逛市,亦忽生小解欲,亦四处搜寻厕所,终于得见!不料内部客满不得入席。憋劲儿已久耐之不住,以一条围巾将自家脸面蒙盖严实,在厕外干爽平整处蹲下即始解决问题;一声“不知羞耻!”激得几乎一下子全部排出。

    一女管事捏着鼻子,蹙眉挤眼严厉呵斥,曰:“为何在此大小便?赶快到里边去!”

    妇人对曰:“里面人多拥挤又眼杂,奴家胆小怕羞,只好回避。”

    女管事曰:“怎如此无视精神文明?不要脸皮!”

     妇人对曰:“俺虽在此,却以巾遮面,纵然何许人窥测也休想看去我半点儿东西。你站在这里别动,好生想想谁不要脸皮!”

    女管事愣住,低头琢磨再三若有所悟。待要发怒,妇人早已整衣紧带,轻身而入人流之中,揭下头巾扬长去矣。

    【故事三】

    是说我自己的事。

    初次去到德意志国的当天,工作心切,便急着来到展厅布置作品。虽不会德意志语,靠比比划划指指点点,吩咐几个助手拿个锤子钉子刀子尺子之类小事难我不住,再不然,速速画个图画给他们瞧瞧,更是不出差错。

    但我亦忽生小解欲,亦独自出去四处搜寻方便之处四处不适。那时尚不知英文WC是何事物,一时更想不出“方便”之事如何指点江山激扬图画才能让助手明白,急得自己团团乱转也急得旁人团团乱猜。

    憋劲儿已久耐之不住,便也急中生智:一手虚握拳头放在小腹处,将中指翘起左右晃动,口里吹出“噓噓噓噓”的声音儿——我在家时夜里诱小儿撒尿常用此方儿,挺灵验。

    这次也灵验!几个助手茅塞顿开恍然大悟,拍着脑门子乐啊乐,乐呵呵地就带我去了WC——就离展厅十米远。

    嗨!事后好多日子,他们见了我还没法将这份乐呵呵打住。

    趁有译者在场时,我向他们致谢告别,我笑曰:“让你们捡着笑料了啊?”

    他们正色曰:“不!你很聪明。”

    【正  是】

    我想:那男子,那妇人,我,都未必很聪明,显出聪明,是因为活人没被尿憋死罢了。

    倘若我们三个都让尿憋死了,那警察,那女管事,那些助手,准会骂我们傻子,死的毫无价值。或许他们偶见“古时晋侯如厕陷而卒”的故事,没准儿会配个姊妹篇——“现代活人叫泡尿憋死”。真成笑料了!

     此篇的确无意涉及世界上的环卫公共设施。

    倘有知音者,或可想到人生都有危急之时,如那男子找不到厕所,如那妇人找到了却已无位置,如我有满肚子的话却难以表述…… 

    补记:此文原本是随笔《走着瞧》书稿中的一段,三联书店在审稿时不知哪一级编审给删掉了,不知什么原因。我舍不得丢,后编《雕虫小技》时插进,做了些修改。那天与小强谈厕所涂鸦考察的事,想起这些故事,惹得众人大笑。今旧文新发在此,一乐。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