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隋建国专访:《运动的张力》及中国艺术产业之落后

    时间: 2010.1.14

    记者:在今日美术馆里面,你是不是想把声音做大,但您有没有考虑的把声音做的有节奏感一些?

    隋建国:有呀,你没看,我做了一些。

    记者:一些波浪的有节奏感。

    隋建国:这是我希望它的声音更复杂一些。

    记者:更复杂一些。

    隋建国:因为比较简单的来做,我希望感觉到这个空间,让这个管子在管脚处拐弯,到那一响,到那一响,只要听觉一到,眼神儿过去,你的意识就到了那么,意味着你对这个空间,它已经告诉你了,对不对,但是如果只是这样,这是不是有点,你要这个观众你就会觉得,有什么呀,太简单了嘛,于是那你就给他一点稍微的变化之类的。

    记者:还有一次展览,我感觉呀,就是感觉没有一个很精细的一个,一些比如说完美的这些,没有亮的,包括那个球都是竖的,而且很多地方摩的都不是那么圆,包括那个脚手架在整个展览中,到处都是,包括那些钢管也都是竖的。

    隋建国:这个我最初的设想,这个是我,这就是咱们艺术产业,咱们艺术产业的水准,我一开始设想,我是想到不锈钢的,剖的精光,呗儿圆,然后这个球转起来,你都看不出来它在转,但是,你一步步做下去,你就不得不,调整你的想法,就是说你的资金,你所能动用的加工手段。就是艺术产业,他们都位艺术家服务,他就这个水准,这个体会最强的是我,瞻望(音),陈文令(音),去芝加哥的那个广场,巫鸿策划的展览,我们之间就是卡普尔那个这边展望(音)不锈钢也抛得很亮,我这边是铁的恐龙,陈文令(音)的喷漆,老沈的机械装置。

    一看,大家都是阿拉伯,就从卡普尔,就是最高科技的一个结晶,他确实反映了你整个状态。

    记者:咱们的生产也有关系。

    隋建国:我们的生产也是有关系。他和我们艺术家的状态都有关系,如果我想做一个特别精致的球,包括管道之类的,他我可能三年前就开始制作,找最好的厂家,但是那里是多大的资金,另外我要有多长的时间筹备,有多么细的工作团队,所有这些东西都是中国艺术家根本不具备的。

    记者:这就是差距吗?其是?

    隋建国:我觉得只能算特色,这就是我说,中国的艺术的,包括我自己,虽然我现在觉得自己的艺术,其实形式感越来越强,其实他仍然是在跟现实紧密的结合,你现在看中国的当代艺术,你很难给他理出一条特别明确的坐标,怎么样跟西方的对接,但是他没有这个坐标,但你觉得他很有道理,就是他确实,紧密跟你的生活现实,生存现实连着,他就是这个现实。你这个艺术品做出来,你就把现实给凝聚出来,这个现实凝聚不是说,他好或者不好,是吧,他就是这样,这个是我觉得他最有魅力的。

    记者:那您觉得运动的张力有没有解决您对空间的征服这个问题。

    隋建国:我觉得我做的还不错。

    隋建国:他一方面好象解决了我已知的问题,一方面他会带来更多的问题,我觉得是这样,我有机会,可能会,我就开始想,如果这个球,我如果要让他转,因为那两个球,一个大球,一个小球,小球很快像老虎,大象很慢,你看大象,大球我说这是大象,这是老虎。

    可是我想要如果这个大象转的特别慢,他慢到你看他好象不动一样,就是另外一个东西,会变成另外一个作品,那我想,我应该去试一试,我就开始问,“你的技术能做到吗”?能做不能做,他这边就开始,又去上网查询,又是电机啊,什么资料。

    于是他查询,我就在想,这个有没有可能,另外这个我又在想,这个小球,我如果要展,我怎么再展他,我会选择什么样的空间,如果有一个很糙的空间,我就把他放出来,就在墙壁之间转,如果很细的空间,我就给他装上轮子,对不对?

    就是他给了我更多的问题,实际上,另外我要是再有一个机会,就像这个“碰撞展”你看我就,那个问题又被触动了,我把他再拿出来,我试一次,他可以这样里组装,那么我将来有一天,再放到“今日美术馆”,因为他就是为“今日美术馆”做的嘛,我看“呦”那就可以,也不能再这样组装,那我怎么组装?问题又出来。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