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李福成:米杰的画

    时间: 2011.12.5

    静静的站在米杰的画前,有一股清爽澄明之气弥漫过来,通过我的双眸流注至心田,空灵腴美的特质,只能让看他画的人觉察到他高贵而优雅的心魄。

    缘起在今天于三联书店之偶遇,一见面他就邀我到他的画室去看他的近作.我应邀同他前往,我已经有一年没有见他的作品了.进入他的“袖针”画室(其实就是他的住处兼画室),米杰就把他近一年的画搬出来摆开——简洁的白色画框托着白色画纸上的形象。这些都是他所做的独幅丝网版画,我因在他家小住过目睹过他这种风格的绘画的整个创作全过程。米杰为他命名为“king”系列.在 半开整幅的画面上他只画一个颇为古怪的小人,这些形象通体透明。五脏六肺血管大脑均清晰可见,细辨认,又并非合于医用的解剖图,相对于生理解剖图已经是远远的出格了,因为他意不在此。他蓄意表达我们这个时代人的一种生存状态,也反应了他鲁迅式的自我剖析精神与肝胆相照的独特立场。并且,这些形象给人的印象是空灵新鲜至极。在这个极小的形象里容含着他孤独高贵的灵魂。这是他的艺术王国里的“king”,代表着这个时代给予米杰心灵上的烙印,却也是他在时下艺术生态中的超尘之处。你要是综合起来看他的这些作品,形象多变所反映众生百态之象,却又有些滑稽可笑,如山海经中的神仙怪物一般富于想象。仔细品味,才深觉他的用意,乃是他孑然一身,特立独行的秉性。他将这些独特的深具表现力的形式融入人的社会性中,且又十分自然而然。

    猛记起,米杰在大学期间就非常用功学习,并且以一颗纯善的心去体会社会现实。他以素描的形式画过同学,画过模特,但他更多的是去画街头的艺人,乡下山村的小孩,以及农民的形象与生存状态,那时他用朴素,深沉的素描语言来表达他的态度与情感,朴实无华的造型语言背后是一个艺术家的良知与社会责任意识所传达出来的悲天悯人的情怀。在大学的那段时日,他曾在学校办过两次个展,通过展览的历练,使他画画与做事都非常有条理,由于这一点给他以后的绘画带来了新的形式感和秩序感。

    天道酬勤,米杰在大学毕业工作一年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研究生。在读研期间,它更为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通过学习,读书与修炼是他的艺术语言得以纯化,他的毕业创作系列集中代表了他几年努力的成就。画面形式颇有意味,色彩雅致,版画语言驾驭纯熟,他这批画作养眼养心。学油画出身的米杰在他的版画中依然受西画的影响,“西方”是一个与时俱进的文化活体,所以米杰的版画总给人“洋气”十足的感觉。让你觉得“洋”的优雅像英国绅士一样。他有着优美的绘画语言、精准的表达方式以及宗教徒般的虔诚态度,亦让人嗅到庄禅之灵境。

    综观米杰的作品,旋即望见他灵性的思想。他的思维沾满了清雅与温存,悲悯与广大。他的作品怎能不叫人喜爱呢?

    李福成
    2008年5月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