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拉尔夫?吉布森论摄影

    时间: 2013.4.15

    我很早就有一个职业理想,还在十八岁时,我就清楚地知道我的命运。那时,我在海军服役,我在一艘横穿大西洋的舰船上站立着。在凌晨三点的暴风雨中,我站着岗,我感到处境有些悲凉,我对着苍天大喊:“我一定要成为摄影师!”我知道那么做很对,我并没有选择摄影,一定程度上是摄影选择了我。当这事发生在你身上时,你就会明白的。

    我的摄影主题其实就是我的一种感知行为,也许这样说会显得有些自以为是。但是,我观察事物的方式就是我摄影作品的主题。我就是这么搞摄影的,那就是我创作的方式,就是我认为的摄影。当我在摄影工作室里独自面对某幅作品的时侯,我就会思考自己的感知行为,我所真正关注的,只是这一点,我没有什么讯息要传递——制片人萨缪尔 戈德温说过,如果有讯息要传递,那就发一个电报。

    世界上有很多了不起的记者,很多了不起的关注作品主旨的摄影师。但是我所感兴趣的是基于我自己的感知行为的那种持久力量。

    在一开始时,我就有种强烈的愿望,要尽可能地贴近摄影主体,这一做法贯彻了我的整个摄影生涯。我真正认识到自己的这种倾向,大约是1975年使用象限仪以后,,当时我不论拍摄什么,都要与被摄对象保持一米的距离,有时候,我也会有微距镜头,但大多数时候,我用的是50毫米镜头,与被摄对象靠得很近拍摄,我可以到任何地方拍摄——我确实往往只带着两个机身与两个50毫米镜头。

    在我开始摄影的最初那几年,我更多的依赖暗房处理技术,但是在最近约二十年的时间里,我似乎有些直奔主题,在暗房里花费的工夫比以往少得多了!只要我看到的拍摄对象,我几乎都知道应该如何将其捕捉到画面上来。

    数字技术是传递信息的一种极好方式,但是数字成像系统并不是摄影,因为摄影其实就是关于光线在胶片上施展魔力的一种技术,摄影所创造的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新信息,而数字技术仅是对已有信息进行传递而已,就好像电话能把我说的话传递到你耳朵里那样。

    有了手机和数码相机。现在,一天内所拍摄的照片数量,也许比整个传统胶片摄影历史中所拍摄的照片总量还要多,但是,请你说出一件数码摄影的艺术杰作——你能不假思索地说出一件来吗?这两者其实并非是同一个媒介。这就好像是电影和录像之间的区别那样,那么胶片摄影与数码摄影。它们也不相同。它们是一种同时共存的关系。

    我目前仍处于纠结混战的过程中,这一路上,我有过一些满足,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我的下一件摄影作品。这其中是有一个创作过程的,而随着创作的一步步展开,随着我注意到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对,我至今已经这么工作大约五十年),不断改进,使作品臻于完善仍然是令我茶饭不思的事情。当工作的结果令人满意,当你终于创作了一幅作品,此时你就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这是别的任何工作都不能给予的。我会拿着那幅作品。独自坐在那儿,对作品进行仔细的分析研究,我知道,我已经达到了一种境界,一种通过别的途径所无法抵达的境界。

    摄影这一媒介的本质。就是你不能躺在功劳薄上,安于既有成绩,摄影就是这么一种现在时的媒介。

    我与人分享照片,因为这是我的谋生方式,但事实上。等到我公布作品时,其实我已经不再真正在乎人们会如何评价——关于这张照片,99%的因果早已经在过程中被体验过了。

    一直以来我也玩音乐,但在最近的七八年里。我决定真正地找到音乐与摄影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假如你在两个领域都具备创造力。那它们就是你自身的两个不同组成部分。而你也自然就想知道,他们是如何互相促进的。

    当你将一幅照片挂到墙上,你就与摄影建立起了某种联系;但如果你是把它收录在一本书里,那你就与照片构成了一种关系。我也举办摄影展览,但是我对书的智慧更感兴趣,书可以长久地的保存、流通,有着更持续的生命力,而举办展览的话,来来去去的,存在时间就短,我喜欢书的触感。我总在尝试着推出一本在此以前我还从未做过的书,但这就有点像演奏布鲁斯音乐,因为你要受制于既定的编排格式——装订是在左边,翻动是在右边,诸如此类的事情。你出版一本书,那你就会碰到一系列类似的发现。

    在工业革命时期的所有伟大发明中,摄影是唯一对我们的时间感知构成冲击的发明。自手表发明以来,对人类的时间感知产生最大影响的,就要算是摄影了。摄影将会一直与我们已经改变了的时间感知保持这么一种关联,而我也将继续被它所深深吸引。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