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CAFA讲座丨 菲利普斯:未知的杰作——森山大道的“再见摄影”

    时间: 2020.1.2

    “摄影最大的吸引力

    在于我们使用相机留下的世界影像

    与摄影师的意识有某种不确定的关联性。” 

    近期,由中央美术学院视觉艺术高精尖创新中心主办的讲座《未知的杰作: 森山大道的“再见摄影”》于美术馆学术报告厅举行。主讲人克里斯托夫·菲利普斯(Christopher Phillips)通过对著名摄影师森山大道(Moriyama Daido)出版的摄影集《再见摄影》(Bye Bye Photography)的展示与介绍,以及他与森山大道对谈交流中所获得的信息,揭示出森山大道的摄影风格与创作思想。本次讲座由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副馆长、教授王春辰主持。

    克里斯托夫·菲利普斯是驻纽约独立策展人与评论家,纽约大学艺术学院摄影历史和理论课教授,亚洲艺术档案馆董事会成员,《泛亚洲摄影评论》(Trans-Asia Photography Review)编辑委员会委员。2000年至2016年,他担任纽约国际摄影中心(ICP)策展人并组织了诸多展览。其中包括“过去与未来之间:来自中国的新摄影和录像”(2004年),“生活和梦想:当代中国摄影和媒体艺术”(2018年),以及“郑国谷个展:1993-2016摄影作品”(2019年)等在内的多个有国际影响力的重要展览。这些展览涉及对20世纪早期现代主义摄影,以及当代亚洲摄影和媒体艺术的研究。

    《PROVOKE》:森山大道的创作背景

    讲座伊始,克里斯托夫·菲利普斯对森山大道的创作历程进行了介绍。森山大道在《PROVOKE》杂志的工作经历是其形成个人风格的重要背景。森山大道在成为一名摄影师之前学习了大量的平面设计专业技能,因此《再见摄影》摄影集的细节处处体现出匠心。

    在成为一名独立摄影师之前,他曾为其他摄影师做助手积累经验,并在此过程中思考如何确立自己独树一帜的摄影风格。20世纪六十年代晚期森山大道加入了由众多艺术家、作家组建的先锋摄影杂志 《PROVOKE》。尽管该杂志的存活时间较短,但《PROVOKE》杂志改变了日本当代摄影的演进方向,令摄影流派由现实主义风格转向追求作品诞生的“偶然性”。讲座中也展示出《PROVOKE》杂志全部三期的封面内容。

    《PROVOKE》杂志对森山大道的个人风格形成具有深刻的影响。森山大道作为该团体中风格最极致的摄影师,他在《PROVOKE》第三期杂志中作为主导人物发表了一系列充斥着主观性的作品,直接对抗将摄影作为现实世界的客观反映的普遍观点。例如,部分作品记录了东京刚刚兴起的美国式便利店图景,但并非波洛克(Pollock)式的具体形象,照片中展示的是模糊的货架和抽离了具体形态的的墨迹。

    《再见摄影》:"事故"与非主观视角

    《再见摄影》是1971年由森山大道出版的摄影集,被公认为20世纪摄影的杰作之一。虽然这本书一直以其创新的视觉风格和平面设计而闻名,但如今只有极少数的原版存世,其中的作品也鲜为大众接触。讲座中展示了这部摄影集第一版全部300页的珍贵图片。

    在讲座中克里斯托夫·菲利普斯向观众展示了《再见摄影》摄影集的内容,这部影集包括森山大道本人拍摄的作品,被其他摄影师遗弃的“废片”以及森山大道收集的作品翻拍版本。这些作品最大的特点是其大胆地暴露了摄影者倾向于避免“事故”的状态中,例如失焦、抖动、曝光不足等等。它们的存在使得被拍摄者的形象难以辨别。其二是展示出对胶片媒介的运用,作品中经常刻意暴露出胶片的边缘,以强调对现实存在的再度表现。

    《再见摄影》没有摄影师刻意设计的编排顺序,森山大道意在将自己的创作与展示划分界限。罗兰巴特、福柯等哲学家的理论给予他一定的创作启示,作品的展示过程所保持距离的态度也是“作者已死”理念的隐晦体现。克里斯托夫·菲利普斯表示,批评家多木浩二在《PROVOKE》杂志中提出的观点可以帮助我们更好了解森山大道的创作。“摄影最大的吸引力在于我们使用相机留下的世界影像与摄影师的意识有某种不确定的关联性。”在多木浩二的眼中,森山大道的摄影代表着人类对照相机的驾驭,利用特定机器而不带有主观意志地去留下世界的影像。

    “森山大道风”:今天摄影的道与术


    克里斯托夫·菲利普斯讲到如今的摄影艺术时说:“在过去的十五年里,叙事性和情节性的作品仿佛占据了主流,要求摄影作品足够清晰、有故事不知不觉成为了一种限制。年轻一代的摄影师逐渐怀念与反思森山大道的风格,或许未来的摄影会走向反叙事。”他也指出,森山大道的特色无法避免被商业化,比如一些APP会帮助使用者将照片处理成“森山大道风”。但他的艺术理念是对流行的反叛,如果年轻摄影师盲目追随和模仿其风格,是并没有太大意义,只有个性化的尝试才能产生真正的突破。


    在观众提问环节,克里斯托夫·菲利普斯就森山大道与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威廉·克莱因(William Klein)等摄影艺术家的风格流变进行了解答。在讨论中他还分享了一个相关的实验,他曾让同学们自由选择《再见摄影》的部分作品虚构一个故事,令人意外的是,许多同学不约而同地将故事设定在一场灾难过后重新建立的世界,这展示出森山大道的语言关于创伤的隐喻。

    对于未来的摄影与市场,克里斯托夫·菲利普斯认为,在森山大道的时代,出版摄影集是摄影师被人们所知的主要方式,而如今摄影作品也得以进入美术馆并和市场产生越来越多的联系,摄影师无法避免地要与艺术市场产生关系。但这是一个自由的时代,摄影师有更多的平台分享作品和观点,也有更大限度的自由去选择自己是否迈向市场。最后他总结道,“《再见摄影》拓展了人类视觉艺术的边界,让我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视觉体验。”相信通过这次讲座,观众将对森山大道的艺术有更深的理解和思考。

    文丨王伏羲

    现场图主办方提供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