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2020年军械库艺术博览会新举措和新趋势分析

    时间: 2020.3.20

    2020年第一季度新冠疫情的全球蔓延,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人们对艺术市场未来十年走势的乐观态度。不少艺博会暂停或者取消举办,拍卖会延期,这使整个产业的经济将很难在2020年有所回弹。

    当纽约的确诊病例逐日上升,纽约市政府在军械库艺术博览会的最后一天正式宣布了整个城市进入紧急状态。在这充满不确定性的时期,艺博会现场的人流量也明显下降。《金融时报》指出,展会访客的数量从去年的57000人次减少到了今年的41000人次。[1]

    IMG_0256.jpg Beth Campbell, 《位移》, 2020, Anne Mosseri-Marilio, 巴塞尔

    销售报告呈现的军械库艺博会新趋势

    即便总参与人数有所下降,买家们仍“来势汹汹”,在此次军械库艺博会上创造了七位数的交易量,展现了他们强大的购买力。Artnet搜集的销售报告显示,绘画仍旧享有最高的交易量。一家名为Kayne Griffin Corcoran的洛杉矶画廊售出了两幅单价为二十八万美金的极简主义绘画。这两幅画的创作者是出生于1945年的美国女性艺术家Mary Corse。同样值得注意的是Kehinde Wiley于2019年创作的《Tahiatua Maraetefau肖像二》(Portrait of Tahiatua Maraetefau II)以 二十四万美金成功售出。[2]作为一个出生于1977年的尼日利亚裔美国艺术家,Wiley总是利用黑人男性俊俏的肖像画来表达他对复杂的美国历史和个人身份等问题的探索。

    Mary Corse,%C2%A0Untitled .png

     Mary Corse, 《无题 》(窄白色内条纹和白色外边), 2019, 佩斯画廊惠允

    Kehinde Wiley_Portrait of Tahiatua Maraetefau II.png

    Kehinde Wiley, 《Tahiatua Maraetefau肖像二》, 2019,  Galerie Templon 惠允, 版权归Kehinde Wiley Studio Photo,DianeArques和ADAGP Paris 2019所有。来源:https://www.artsy.net/artwork/kehinde-wiley-portrait-of-tahiatua-maraetefau-ii

    如果说女性艺术家们和黑人艺术家们市场价值的提升和日渐临近的美国大选以及当下的世界局势有一定关系,那么藏家们对装置艺术和雕塑作品逐渐加深的兴趣,可能是因为他们越来越看重沉浸式的体验。来自洛杉矶的 Roberts Projects画廊以一百二十万美金售出了Betye Saar在1987年完成的纪念碑式综合媒介装置《Mojo科技》(Mojotech),成为了本次艺博会中最高价的交易。[3]此外,Stephen Friedman以十三万九千美金售出了 Yinka Shonibare于2019完成的名为《跳绳女孩二》(Skipping Girl II)的玻璃纤维模特。[4]

    IMG_0288.jpg

     Betye Saar, 《Mojo科技》, 1987, Roberts Projects,洛杉矶

    IMG_0382.jpg

    Yinka Shonibare, 《跳绳女孩二》, 2019, Stephen Friedman画廊, 伦敦

    从选题和媒介两个方面完成了对艺术市场趋势的评估后, 我们还可以观察到的是,展厅里色彩抢眼且丰富的作品不占少数。这也许和人们长期在屏幕上浏览图像的经验有关,有效的视觉刺激反而越来越难达到。

    IMG_0146.jpg

    Christine Wang, 《玛丽·康杜》, 2020, 夜画廊

    IMG_0145.jpg

    Christine Wang, 《女权主义者和美国人》, 2020, 夜画廊

    对中型画廊的优惠政策

    在巴塞尔艺术展和瑞银集团在三月五日发布的《2020年的艺术市场》报告中,经济学家 Clare McAndrew指出,全球各大画廊2019年在参加艺博会上的花费共有四十六亿美元。对于年收益在一千万美元左右的画廊来说,艺博会的销售量将近占其年销售总额的一半(47%)。然而对于年收益不足五十万美金的画廊来说,艺博会的销售量只占他们年销售总额的30%。对这些规模更小的画廊来说,在艺博会上创造的年销售额的30%甚至不足以支付参加展会的巨大成本和后勤负担。虽然中型画廊依赖于艺博会去提升自身的国际声誉,但参展费对他们来说是一笔难以承受的开销。因而我们并不感到意外,当全球画廊每年参加艺博会的平均次数是四次时,收益在一千万美元的画廊每年参加艺博会的次数是这一平均值的两倍。[5]

    当艺博会成为主流,艺博会向参展方收取的入场费日益上涨。虽然成本上升的负担是所有画廊都要承担的,但是销售的增长愈发被大画廊独吞。为了缓解这一潜在的不公平,军械库艺博会主办方自从2019年起,就将展位价格综合下调了百分之五。据《金融时报》指出,军械库艺博会一直在调整展位结构以最大程度地帮助中型画廊去和大型画廊竞争。第24届军械库艺博会的总监Benjamin Genocchio 曾在2018年首次将参与「焦点」单元的为青年艺术家承办个展的中型画廊数量从原先的16个提升到了30个。同时他还特意为新兴画廊下调参展费。为了帮助「焦点」单元的参展方把开支控制在21000美元以内,主办方特意将该展区每平方尺的收费比主会场的减少了30%。 与此同时,主办方把主展场每个展位的面积都扩大了,使那些更高端的画廊不得不为展位花更多的钱(每平方尺的价格为95美元),以弥补艺博会在「焦点」单元减少的收入。[6]

    像去年一样,90号码头比94号码头提前开放一小时。这一向90号码头引流的举措,使藏家们在急切涌入94号码头的主会场前,有足够的时间在中型画廊的展位前停留。与过往不同的是,今年在90号码头参展的作品经过了策展团队的精挑细选和专业包装。这在为观众带来了愉悦且独特观看体验的同时,无疑也促进了这一部分的销售额。

    语音导览进入军械库教育相关的活动

    军械库艺博会始终有在展会期间举办策展峰会、在线研讨会的传统。而今年是艺博会第一次向公众提供美术馆式的语音导览。意在让引领潮流的专业人士的声音更多地被公众听到,这一语音导览收纳了六十多条来自业内知名策展人、鉴赏专家和艺术评论家对部分艺术品的评价。语音导览范围也涵盖了49个画廊的展位,设计也十分精妙:用户不需要下载任何应用程序,只需要在找到有电话标识的展牌后拨打 646-291-2407,并输入展牌上对应的编码,即可聆听内容。

    FullSizeRender (1).jpg

    带有电话标识的语音导览指示牌

    下一届军械库艺博会将更改展期和场地

    军械库艺博会的主办方在本次展会中期宣布,2021年的展会将不再遵循历年三月初的展期和在哈德逊的码头上进行,而是将延后到9月9日至12日,并搬迁到Javits Center 举行。

    一方面来说,展会的改期将会使军械库艺博会成为秋季画廊艺术周的开篇节目。即便作为一个老牌展会,军械库艺博会一直因全球不断上涨的艺博会数量而倍感压力,尤其考虑到它一直被夹在两个相当具有竞争力的艺博会之间:每年二月中举行的洛杉矶弗里兹艺博会和每年三月底举办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从另一方面来说,场地的搬迁也使军械库艺博会终于能够摆脱码头基础设施的安全隐患,且更好地融入由切尔西画廊和最新在开放的The Shed美术馆构成的艺术社区中。

    参考文献:

    [1] Melanie Gerlis, Alarm sounds for art fairs across the world, published on Financial Times on March 11, 2020. https://www.ft.com/content/815f69bc-6386-11ea-abcc-910c5b38d9ed

    [2] Caroline Goldstein, Price Check! Here’s What Sold—and for How Much—at the 2020 Armory Show in New York, published on Artnet on March 9, 2020. https://news.artnet.com/market/price-check-2020-armory-show-1793946

    [3] Benjamin Sutton, What Sold during Armory Week, published on Artsy on Mar 9, 2020. https://www.artsy.net/article/artsy-editorial-sold-armory-week-03-09-20

    [4] Melanie Gerlis, Alarm sounds for art fairs across the world, published on Financial Times on March 11, 2020. https://www.ft.com/content/815f69bc-6386-11ea-abcc-910c5b38d9ed

    [5] Clare McAndrew, The Art Market 2020, released by Art Basel and UBS on March 5, 2020. https://www.bloomberg.com/press-releases/2020-03-05/art-basel-and-ubs-global-art-market-report-active-buying-by-millennial-collectors

    [6] Melanie Gerlis, Larger galleries to subsidise smaller ones at fairs, published on Financial Times on September 7, 2018. https://www.ft.com/content/df0309c8-b033-11e8-87e0-d84e0d934341

    文、图/吴佩悦

    编辑/Sue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