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CAFA专访:三位画廊主眼中的军械库艺博会

    时间: 2020.3.16

    在2020年军械库艺术博览会期间,艺讯网访问了三位来自不同单元的画廊主,深入了解了他们各自面向的市场,选择艺术家参展时的考量,以及对纽约现阶段艺术生态和未来趋势的把握。

    focus_02_.jpg

    Viktor Popovi?的作品 Untitled (Archive Zen?i??e) 展览现场, C24 Gallery, New York

    主题优先:首次参展的画廊在「焦点」单元集体亮相

    David C. Terry曾是柏林巴德学院的客座教授, 也曾是纽约艺术基金会赠款和展览部门的总监兼策展人。以下是艺讯网和成立于2011年的纽约C24画廊总监David C. Terry的对话。

    艺讯网:是什么动因驱使您申请了今年的军械库艺术博览会?在申请的过程中,您曾遇到了怎样的挑战?

    David C. Terry: 画廊之所以申请参与军械库艺博会,是因为这对我们代理的艺术家来说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展示作品的平台。画廊最后入选了「焦点」这一个更侧重策展理念的单元,和很多出色且有趣的画廊共同分享着空间,这使我感到无比荣幸。

    对我来说,最大的挑战是真正去理解不同单元在策展构思上的差异,然后再将我们代理的艺术家惯常的创作与各个单元的主题一一进行匹配,从中找到最优解。出于巧合,当时我在柏林认识了在那里驻地创作的Viktor Popovi?,并与他合作地相当愉快,他是我立刻就想到的人选。事实也证明,他的作品非常契合「焦点」这个单元。

    艺讯网:众所周知,今年焦点单元的主题是“身份找寻和历史重述”。你认为你所选择的艺术家是如何回应这一主题的?

    David C. Terry: Viktor做的很多作品都是关于记忆中的空间和潜在的位移。当我把今年的主题描述给他之后,他立刻就对自己将要为这次展览创作的项目有了想法。他游访了一些七十年代晚期现代主义风格的克罗地亚建筑,并拍摄了这些已被摧毁后现存遗址的样貌。很自然而然地,这些新的作品和主题完美地契合了。

    IMG_0137.jpg

    Viktor Popovi?的作品Untitled (Archive Zen?i??e)细节 , C24 Gallery, New York

    艺讯网:您还参加其他的艺博会吗?您认为军械库与其他艺博会有何不同?

    David C. Terry: 在地理位置方面有很大的不同吧。我们参加了西雅图艺博会,艺术迈阿密,伊斯坦布尔当代艺术博览会。这些展会遍布世界各地,每一个都有不同的气质氛围。而这一次,策展的氛围很浓厚。你可以看到将近三十个画廊针对同一主题交出答卷。因此整个展会现场感觉上更像是在表达一个集体性的观念,而其他展会就更个性化。并且,当你走进一个艺博会,通常会看到画廊们都在一个展厅里同时展出五六位艺术家。而在这里,每个展厅只有一两位艺术家,你也因此会看到更统一和谐的场景。我认为军械库艺博会的这一形式设置十分有趣。

    艺讯网:您如何看待未来十年里艺术市场的趋势?您又将如何根据这一趋势调整自己的商业建构?

    David C. Terry: 我猜想科技在未来的十年里将会起很重要的作用。十年前,艺术世界已经对科技开始有很大的兴趣,但科技在那时的运用方式不太一样。也许未来会有越来越多增强现实的作品、数码作品、甚至植入式的作品。谁知道呢?我很难说我的商业模式会如何根据这一趋势去转变,因为我还不知道那些作品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但我认为,如果它们是足够有力的作品或者观念,它们自然而然会驱动整个商业结构围绕着它们进行转型。我认为艺术市场永远都是按着这种逻辑在运行的。

    IMG_0254.jpg

    史国瑞的摄影和王克平的雕塑展览现场, 10 Chancery Lane Gallery, HK

    高端市场的游戏规则:「画廊」作为艺博会最严肃的环节

    Katie de Tilly于1994年来到香港,并在2001年成立了10 Chancery Lane画廊。她是Tate APAC委员会的董事会成员,也是RMIT大学的项目顾问,并且是香港画廊协会的联合主席。在香港经营着10号赞善里画廊的Katie de Tilly分享了她之所以选择已被西方艺术机构认可接纳的中国艺术家来参展的原因,以下是谈话内容。

    艺讯网:众所周知今年三月的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被取消了,您认为这次纽约的艺博会将如何帮助画廊弥补在亚洲市场的损失?

    Katie de Tilly: 现在整个世界对新型冠状病毒都充满了疑问。媒体对这一事件进行了史无前例如此密切集中的报导和关注。只有时间才能帮助我们去判断那些四处散播的信息之真与假。无论如何,我们都非常庆幸自己此刻在纽约。我们展出的两位艺术家,史国瑞和王克平,收到了热烈的反响。藏家们都非常兴致盎然地想要了解他们的创作。因此我们并不觉得我们在这里的展示有因为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和正在亚洲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而受到影响。我认为大家对作品都展现了很积极的态度。没有人因为他们是中国艺术家而指手画脚,而更多地是从美学的角度在欣赏和理解他们。

    艺讯网:香港现在的艺术氛围怎么样?

    Katie de Tilly: 在香港,我们正在和整个艺术社群共同发起一个名为Art   Power HK的活动,这一活动将从三月中延续到五月底。我们会把一系列因疫情取消的艺术活动转移到线上,使它们能够继续发生进行。我们认为2020年对香港艺术家们来说将会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在这一艺术社群中的艺术工作者们都共同渴望去维护香港艺术的势头。有很多事情之前都未曾发生过。即使有的时候,我会觉得大家的反应都有些过激了,但我们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

    IMG_0253.jpg

    史国瑞的摄影和王克平的雕塑展览现场, 10 Chancery Lane Gallery, HK

    艺讯网:你为什么选择这两位中国艺术家代表画廊出席这次的军械库艺博会?

    Katie de Tilly: 史国瑞和王克平是国际上很知名且重要的艺术家。史国瑞曾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展示过他的作品。他在2006年首次在美国旧金山举办了美术馆级别的个展。他明天在圣地亚哥摄影美术馆还有一个展览开幕。总的来说,他是一个很有国际影响力的艺术家,他的藏家遍及世界各地。

    王克平目前有71岁,现居住在巴黎。他是星星画展的发起人之一,也是第一批因为这一场文革之后的前卫艺术运动而从中国走出来的艺术家。作为一个优秀雕塑家、资深艺术家,他在欧洲、亚洲、美国都非常受爱戴。

    我们选择这两位艺术家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作品都很深刻,并且他们在国际舞台上都有一定的观众群。而与他们是不是中国人没什么关系。

    艺讯网:除了军械库艺术博览会,您每年还参加哪些艺博会?在您的理解中,军械库如何和其他展会相区分?您在面对纽约的藏家时,主要的考量是什么?

    Katie de Tilly: 我们每年通常会参加六个艺博会。但每年的情况都有所不同。除了军械库艺博会,我们还会参加巴塞尔迈阿密,巴塞尔香港,布鲁塞尔艺术节,巴黎艺术节,弗里兹大师展,还有韩国国际艺术节。我们会根据每一个艺术节来做出具体的决定,通常会考虑这个艺术节本身的历史或者那一年艺术节所引领的趋势。这一次史国瑞的作品与纽约的地理位置非常相关,所有照片都拍摄于哈德逊山谷的卡茨基尔山。

    我还想说的是,纽约是全球做艺术品收藏做得最认真、最严肃的地方。这里的人们热爱艺术,他们对自己的收藏、研究以及所收藏作品背后的艺术史知识非常重视。因此在我们选择艺术家的时候,我们会更优先考虑那些已经被机构化了的艺术家。这已经是我们第四次参与军械库艺博会了,第一年的时候我们是呈现了一个更年轻的艺术家,但当时是在那个策展导向的单元。然而,后来我们搬来了主展场,我们就开始展出那些成名已久的艺术家了。

    IMG_0156.jpg

    Richard Fleischner作品,Untitled,1980-81, Helwaser Gallery, New York

    二级市场转型:「视野」的二十世纪经典与当代艺术接洽

    Anne-Marie Helwaser是一位战后艺术大师作品的专家。她于1989年在巴黎创办了Helwaser画廊,又在2008年搬迁到纽约。她在艺术品二级交易市场有二十年的工作经验。在与Anne-Marie Helwaser的访谈中,她介绍了在纽约她所拥有的Helwaser画廊如何在原先商业模式下接受更多当代艺术家,进军一级市场。

    艺讯网:这是您第几次参加军械库艺术博览会?在您的观察下这个艺博会是如何与时俱进的?

    Anne-Marie Helwaser: 我们已经连续四年参加军械库艺博会了。我注意到在「视野」这一环节有越来越多的当代艺术作品在加入进来。我们画廊代理抽象表现主义和波普艺术的作品有二十多年了,做的是二级市场。去年我们的画廊也与时俱进地开设了一个当代艺术的新分部。从那以后我们开始为更年轻的(处于事业中期的)艺术家做展览。五年前,如果你在这里有一个展厅,你只会展出二级市场的艺术品。而今天,你可以把不同时期的艺术品混在一起展出。把一个抽象表现主义的大师和一个当代艺术家放在一起变得很正常。这其实符合我们一贯对在艺术史中有重要位置的艺术家的兴趣,因为我们相信我们现在在代理的这些艺术家会被书写进入二十一世纪的艺术史。

    艺讯网:为什么一定要将选择范围限制在处于职业中期的艺术家呢?你曾考虑过培养一些新兴艺术家吗?

    Anne-Marie Helwaser: 不,我只会考虑已经到达职业中期的艺术家。我们已经有很长的做二十世纪艺术品交易的历史了。当我们选择新的艺术家进来的时候, 我们会确保他们的艺术会成为艺术史的延续。如果不是美国艺术家,我们只会选那些已经有很强机构背景的(艺术家)。

    IMG_0161.jpg

    Richard Fleischner作品,Figure on Bench, 1967, Helwaser Gallery, New York

    艺讯网:既然您试图跳出美国艺术的框架,你有考虑过引进一些亚洲的艺术家吗?

    Anne-Marie Helwaser: 对,我也注意到近五年来军械库艺术博览会正在引入越来越多来自亚洲地区的画廊。我也有和这些画廊的代表互动,他们让我了解到很多关于亚洲市场的事情。目前,我们正在试图和一个韩国的画廊合作。我们想把美国的艺术家带去韩国展出,然后我们也想让他们带一些韩国的艺术家过来。合作是很重要的,但也需要时间慢慢去建立信任。

    艺讯网:军械库艺博会主办方会组织一下聚会或活动方便来自世界各地的参展方互相认识吗?

    Anne-Marie Helwaser: 没有,你需要自己主动去接触那些你感兴趣的画廊。这如你所见,二级市场的这个单元位于90号码头,这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们所能接触的人。这一区并没有亚洲的画廊。并且去和一些同我一样是主要经营二级市场的人合作也没有必要。当我们想要去合作的时候,我们尤其会考虑的是一级市场。因此我自己有时会走去94号码头的主展厅,和那里的人交流。

    文、图/吴佩悦

    编辑/Sue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