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对话马芝安:这不是武汉的问题,这是世界的问题。

    时间: 2020.3.19

    马芝安女士与北京艺门画廊观众交流。Ms. Meg Maggio (the second from the right) talked with visitors at Pékin Fine Arts.jpg

    马芝安女士与北京艺门画廊观众交流

    从经济法律师到艺术总监,从“四合苑”到“北京艺门”,热爱中国艺术的美国人马芝安,是中国画廊业中传奇一样的存在。她是开拓者,也是坚守者;她是经历者,也是讲述者。性格坦率又雷厉风行的马芝安,不仅是最早把中国当代艺术介绍传播到海外的艺术投资人之一,也是在北京和香港亲自策划多元化海外艺术家展览的艺术总监。2020年新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国的突然爆发和传播,打乱了国内春节之后至今几乎所有艺术活动的安排。作为北京艺门画廊的掌门人,马芝安女士近日率先尝试位于北京和香港的画廊“照常营业”,鉴于这样的契机,艺讯网特别对马芝安女士进行了专访,期冀她的非凡经历与真知灼见能给广大的艺术从业者带来更多的启发。

    受访人:马芝安  采访人:Sue Wang   采访时间:2020年3月6日

    艺讯网:作为最早一批活跃于中国当代艺术圈的外国人之一,您早在1997年就在北京联合创建了四合苑画廊,现在也在北京和香港两地同时经营着北京艺门画廊,作为见证者,您如何看待中国当代艺术二十余年来的发展?

    马芝安女士:中国当代艺术界并不能被视为是庞大而僵化单一的整体或者同质的现象。我仅能就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我所观察到的北京及周边,以及较小范围在香港的所感所见做出评论。区域和地方性的文化、方言和艺术传统具有独特的地方特色;而且,我并不假装自己是“中国专家”或是“艺术专家’。相反地,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我也知道我可以信任和尊重谁,并且我会遵循自己的喜好、求知欲、审美偏好和生活经验。自从1986年移居北京以来,现在我超过一半的人生是在中国度过的。这些年来,我已经学会更敏锐地观察审度,更加地尊重他人,更加地开阔兼容。

    众所周知,中国当代艺术界的快速发展既有利亦有弊。在我所称为的“繁荣时期”,人们对于艺术建立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期望,当时在中国艺术品市场捞金太容易了。后来,艺术品市场被质量低劣的艺术品所淹没,整个中国艺术界不仅遭受了全球化的冲击,还因中国艺术品市场充斥着品质不佳并且过分商业化的艺术品而受到不良影响。

    现在,当艺术品市场下挫时,我们会看到谁在真正致力于“为艺术而艺术”,而不是为了商业利益去过度制造艺术品。

    马芝安女士在北京艺门画廊与艺术家交流。Ms. Meg Maggio talked with artists at Pékin Fine Arts.jpg

    马芝安女士在北京艺门画廊与艺术家交流

    艺讯网:北京艺门画廊一直坚持展示并经营具有实验精神的艺术作品,不仅有绘画、摄影、还有装置和新媒体艺术等等,您觉得实验精神对画廊经营来说意味着什么?

    马芝安女士:每个画廊都遵循着自己的主观视野,并与拥有着相似视野的艺术家们进行合作。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艺术家,他或者她。当然,我只想与那些我愿与之共度时光的艺术家进行合作!与我们合作的所有艺术家都教给我很多东西,让我打开双眼,打开我的心灵和大脑以崭新的方式思考。艺术家教给我们如何以不同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从定义上来说,最好的艺术家们确实就是具有“实验性的”。我与人进行合作,而不是与物进行合作。我们通过多种媒介方式来关注艺术家和新作品。如果你信任这位艺术家,那么你会相信他或她的选择并继续关注。

    艺讯网:从北京再到香港,北京艺门画廊的定位和战略是否有所不同?您如何评价北京和香港的艺术生态环境?在您看来,各有哪些优缺点?

    马芝安女士:北京和香港有很大的不同。两地两间北京艺门画廊相得益彰。两处不同的画廊办公是在为两个截然不同的艺术市场和艺术社群提供服务。在香港,我是香港画廊协会董事局国际联络员。我一直在提醒香港画廊界(有很多是新成立的画廊,距北京、上海、成都、重庆、杭州较为成熟的当代艺术环境至少落后十年以上),他们应该跨越香港地缘的局限而更多地与中国和亚洲其他区域接触互动。香港很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从表面上来看,它作为艺术品交易中心显得很成熟老练。但是对于艺术社群来说却并非如此,艺术社群对香港来说是刚刚起步的新事物,也并非易于培养艺术家。香港是个商务中心,我们正在努力使其成为艺术中心!这需要一定的时间!香港在古董收藏方面有着更悠久的历史,由于这个原因,谈及传统艺术的当代艺术品在这里更受欢迎。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香港的当代艺术都很少,只有水墨画和古董,几乎没有油画。

    艺讯网:北京艺门画廊与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的合作非常广泛,您作为画廊总监也是北京当代艺术圈里颇具影响力的女性之一,您如何看待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的发展和影响力?

    马芝安女士:作为一名女性,我很自然地理解和支持女性艺术家、策展人和艺术写作者等等。我非常钦佩真正独立的女性,这些女人具有坚韧的个性和远大的抱负,而且个人的品格高尚!作为女性艺术工作者,我们应具有相同的价值观:不要过于关心自我,也不要太自私,不要太自负,不要太物质至上,而是活到老学到老。我们每天都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女性艺术从业者需要我们的支持和尊重。我很荣幸能从事这样的职业,有如此多的女性画廊主、女性艺术家、女性艺术写作者和策展人,而且非常重要的是:女性收藏家也如此众多!

    北京艺门画廊目前在北京进行的王加诺个展。Wang Jianuo Solo Exhibit is currently on display at Pékin Fine Arts in Beijing.jpg

    北京艺门画廊目前在北京进行的王加诺个展

    艺讯网:2020年春节至今,整个大中华地区以至亚洲区域都因受新冠状病毒肺炎影响而取消或者暂停了所有室内外的艺术活动和展览,这场疫情发生时 您在哪里? 对您和艺门画廊有什么影响?您和您身边的艺术从业者现在是什么状态,你们又怎样看待今年中国艺术市场可能会出现的起伏变化?

    马芝安女士:在病毒开始传播之前,我在北京。每年我都喜欢在北京过年。今年鼠年也是我的本命年。所以本来我已经很担心了!我们在1月17日左右先去看了台北当代艺术博览会。几天后我们回北京的时候已经有(病毒的)传言。我想真正官方公布在武汉爆发的病毒是在1月22日?武汉疫情公布后,我们是与艺术家童振刚还有他在保利拍卖公司工作的女儿一起共度除夕,我们吃了火锅,当然还有饺子。我们是他仅有的勇敢或者说愚蠢的朋友,还愿意去外面到他家共度春节。每年新年的第一天,我都会去香港并在我们香港艺门画廊的办公室工作,香港气候更温暖。今年,我是在2月1日抵达香港,并且在一家廉价酒店进行了14天的自我隔离。现在我们正在香港和北京尝试着“照常营业”,但是这是非常困难的。人们没什么心情去看艺术,也没心情买艺术品。原本,我是计划从香港飞往西雅图,参加西雅图美术馆亚洲艺术分馆的落成典礼。我不得不取消旅行,因为没人会愿意看到我是从中国/香港而来。我希望今年春天晚些时候再去西雅图。而且我也希望可以尽快返回北京。同时,我每天在香港的办公室与北京的团队一起远程沟通工作。

    艺讯网:2020年关于艺术您最关心的问题是什么?疫情结束之后您有怎样的计划?

    马芝安女士:当然我对目前的中美关系并不满意。我觉得这对两国都不利,当然对我这样的中美小企业主也很不利。我希望这些关系能迅速改善,双方都能认识到彼此的互相依存,回归到更加友好的时代。双方降低和提高对进出中国商品的关税并不是解决之道。小企业主利益会受到损害。我还担心着通货膨胀以及在中国经商的成本不断上升。我希望中国能够成功地提升其所有公民和居民的经济实力。而不应该是每个人都必须通过加班和兼职来支付在城市中高昂的生活成本。我们是全球性的公司,我们还在美国之外,在欧洲、亚洲其他地区和南美开展业务。这个世界很大,有很多机会去结识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爱好者。我们不能完全依赖于中美之间的贸易和投资谈判。

    病毒疫情确实令人担忧,尤其是它会滋生人们的偏见和种族主义。这个病毒是人类的问题,没有国界或者种族的界限。这是我们大家抛开民族主义、自我和自我的利益,集中精力进行人道主义和社群共建的良机。我们都是这个星球的公民,因这个星球的疾病、气候变化、废弃物对自然的破坏而受到影响。这不是武汉的问题,这是世界的问题。

    艺讯网:面对疾病和灾难,您觉得艺术能起到怎样的作用?或者说有怎样的启示?

    马芝安女士:艺术与人类对话,而最好的艺术家则应该是讲最少的民族主义,最不自恋,最无私的自然人。最好的艺术家们创作的艺术品不仅会在视觉艺术性上打动人,还应该在情感和思维上打动观众。当观众问及我的想法时,我总是告诉他们:”我真的不在乎您是否喜欢这件作品。我在乎的是您记住了它。艺术品应该给您留下持久而深刻的印象。世界上到处都有漂亮的图片,哈哈哈。我们所有人都花了太多的时间在网络上在微信上浏览,太多的视觉刺激,但是我们记住了什么?什么留下了持久而深刻的记忆?那是最好的艺术品。”

    艺讯网:您曾经说过,“中国内地的艺术市场目前缺乏美术馆系统的参与”,您觉得现在这种状况是否有所改变?过去十年中,在中国的外资画廊并没有显著的变化,有些本土的画廊则面临着经营上的困境,您觉得民营美术馆和画廊所面临的问题是否有所改善?出路和前景是否明朗?

    马芝安女士:中国大陆的艺术市场正在迅速地变化,尤其是新美术馆的成倍增长。我一直很高兴听到在北京和中国各地开设新美术馆的消息。这些是激动人心的时刻,美术馆不断地涌现对于中国艺术界来说是重要的发展进步;也为艺术家们开辟了提供更多艺术项目和艺术展览的新世界;我不仅对拔地而起的新砖瓦灰泥建筑印象深刻,我也赞叹中国各地纷纷涌现的个性艺术空间。前不久我刚在宁夏参观了银川当代美术馆,由吕澎策展,与我们北京艺门画廊合作了很多年的艺术家张小涛在那里举办了个展。美术馆的精美和专业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论是私营还是公立体制支持,在中国美术馆和艺术空间的同步增长都是非凡的进步。(我特别喜欢清华大学美术馆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它们是坐落在北京,中国大学美术馆的典范。我希望北京大学也能在不久的将来建立一座美术馆。)美术馆的发展在中国艺术界也引起了特别的共鸣,鼓励着艺术家、艺术爱好者和艺术从业者参与。这种公立和私营美术馆的同时并行发展是让人感觉兴奋的。这也可以看作是指向,中国正在致力于改善人民的日常生活质量。

    北京艺门画廊为张小涛在银川当代美术馆个展制作的宣传海报Poster of Zhang Xiaotao Microscopic Event by Pékin Fine Arts.jpg 

    北京艺门画廊为张小涛在银川当代美术馆个展制作的宣传海报

    艺讯网:每年的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展一定能看到您来观展,您最关注的作品类型是什么?印象深刻的经历有哪些?最期待什么?

    马芝安女士:我总是很喜欢看毕业展,因为每年都会有所不同。而且中央美术学院各个院系的毕业展总是充满了惊喜。我喜欢毕业展遍布整个中央美术学院的方式,甚至建造了大型临时建筑来容纳延展性的毕业展。我也很高兴看到张子康以馆长的身份加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我希望他会把之前图书出版的热忱带入美术馆中,而且我还希望他会很快开设一间大型美术馆书店。中央美术学院百年校庆的系列活动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尤其喜欢“先驱之路——留法艺术家与中国现代美术(1911-1949)”,那是非常棒的展览,我也期待着展览画册的出版。中央美术学院拥有着非常棒的人才库,潘公凯、徐冰、王华祥都非常棒,而且范迪安显然坚信美术馆界的重要性。在本土自主策划展览和国外引进展览之间保持恰当的平衡一直是很重要的。 就我个人而言,我对本土策划的展览例如北京双年展和中国历史性的展览更感兴趣!有时候,规模较小的展览也可以很棒。更大并不总是更好!有时候“少即是多”。

    翻译、编辑/Sue Wang

    图片致谢马芝安女士和北京艺门画廊

    CSGO电竞竞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