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kh25"></small>
  • <video id="dkh25"></video>
    <nobr id="dkh25"></nobr>

    <input id="dkh25"></input>
    <dl id="dkh25"><font id="dkh25"></font></dl>

  • EN

    海外学声|“希望疫情不要成为每天生活的全部”

    时间: 2020.4.15

    Featured-Image.gif

    编者按:

    随着新冠疫情在国际社会中蔓延的严峻形势,海外艺术类院校的学生们也在面对日益严重的焦虑:学校???、毕业创作以及宿舍关闭等问题该如何解决?对于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学生来说,面对着世界各国的不同防疫政策,是留下还是回国?这对每一个学生来说都不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不论作何选择,他们都承受着极大的心理和社会压力。

    期间,艺讯网希望分享这个学生群体的真实声音,与更多读者分享海外艺术类院校学生在这个特殊时期的所思所感。他们所在国度的疫情发展,到底是什么状况?我们关注他们现在真实的状态,所有的疑问和境遇将由他们自己解答,所有我们与他(她)们想要共同传递的关切与鼓励,将呈现在这些话语中。

    艺讯网:能否简要介绍下自己的情况?

    张之慧:我来自哈尔滨,本科毕业于央美雕塑系三工,现在就读于伦敦艺术大学温布尔登艺术学院纯艺研究生二年级。

    庄苑:我是Annie庄苑,北京人,现在帕森斯设计学院读大一。高中毕业后从北京来到纽约,现在修哲学和集成/综合设计(integrated design)双学位。目前没有固定创作媒介,装置、新媒体、服装设计/改造、纹身等都在尝试。

    Wang Qunyuan:我来自中国东北吉林省的一个小城市松原,目前在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自由艺术系电影视频专业第六学期(本硕连读学制一般7-10学期毕业)。

    黎家齐:我来自广东,在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读平面媒体专业硕士学位。

    李叶:我是央美本科毕业之后选择到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读书的,学校在伦敦,读的是两年制的绘画专业硕士。

    李嘉成:我来自新加坡,目前就读于中央美术学院。

    艺讯网:你目前身在何处?新冠疫情对你有什么直接影响?目前的生活和心理状态如何?

    张之慧:我目前和两位同班同学兼室友(本来有第三个室友,是?个泰国姑娘,已经回国了)在伦敦一栋独立双层小别墅里,移动范围为:自己的房间,厨房,书房,浴室和后院。当疫情高发区从国内转移至海外地区,我从一开始担心国内的亲戚朋友,变成了在伦敦自己开始“动真格”。我清楚地记得,3.13日那天是我们校区最后一天上课,本来还想在学校绿幕室实验新作品的我,连放在学校的科技设备都没拿,类似于“溜”一样地回到了家里,所有人打算认真开始隔离。

    Screenshot 2020-04-15 at 15.22.23.png

    张之慧 离校前记录的最后一件及倒数第二件新东西

    渐渐地,我的担心被每分每秒在网络信息潮流的复制与躁动下变为了平静。我开始希望我变成一个迟钝的信息用户,同时我又矛盾地对于我未知的有趣事物产生持久地好奇;我可以关闭微信提示音,但是我享受于在信息网络里抓取更多我还未了解的“有趣”。疫情虽然限制了我的实际社交活动,另外一些计划被迫喊停,但是我希望疫情不要成为我每天生活的内容。距离现在大概隔离了半个月时间,我基本快读完了我在图书馆借的15本实体书,同时开始读一些电子扫描本,隔离时光的“沉静”似乎“简化”了英文对于我的难度。同时,由于我的艺术实验主要是对现成视觉化信息的处理,加上家里有一些材料,我还是可以进行艺术实践。前几天,我出品了一个吐舌头光驱,我童年爱好四驱车拼装的室友,帮了我不少。

    吐?头光驱.png

    张之慧《吐舌头光驱》

    现成品图像喷绘光盘,光驱,编程,2020

    庄苑:目前留守在纽约。美国的疫情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学校关闭、网课、超市限购、网上购物零库存、以及要消毒每一个从家门外面来的物品。心理上其实我的状态反而变好了。纽约大多数学校??蔚氖焙蛘酶仙衔颐茄7糯杭?,于是校方直接决定一周春假后再延迟一周开始恢复上课。这让我有了充足的时间准备对抗疫情、囤粮、购物、调整心情。同时还收到了很多回国的朋友“托付”给我的泡面、调料、速冻饺子等抗疫食品。忙活完生活必需品后我就有了大量的时间“享受生活”,开始天天做饭、收拾囤积了近一学年压力的公寓、计算家里的吃的够我蜗居多少周。意外的是经常被收拾家翻出来的物品惊喜到:好几个月前买的鳗鱼饭酱汁终于可以用上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果冻粉可以自己做果冻!上学期做作品用剩下的锡纸现在可以做雕塑了!当然,自己内心的恐惧和身边人的担心也会对心情有些影响。

    庄苑在疫情期间所做的各种食物1.png

    庄苑在疫情期间做的各色食物

    Wang Qunyuan:我目前住在德国杜塞尔多夫附近的一个小城市叫米尔海姆。疫情对我有很多的影响,如无法正常出门、展览延期、学??叛悠?、生活有些不便等。我没有住在学校宿舍,住的是私人住房。目前学校已经???,但是我们班有发邮件通知在准备上网课。签证已经无法延签因为外管局停办业务了,但是居留是有效的,还在等待正常办理业务的时间公布。

    黎家齐:我目前还留在芝加哥。疫情最直接的影响是基本不能出门了,创作也暂停了。所幸的是当地还有送菜的服务,减少了大量的接触。

    芝加哥空荡的蓝线.jpg

    芝加哥空荡的蓝线,黎家齐供图

    李叶:我3月14号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回到了中国,由于还有三个月就毕业了,本来是没有回国的打算的,但是父母给了我很大的情感压力,希望我能够尽快回国。那段时间我一直是非常犹豫矛盾的,意大利已经很严重了,我们在英国像隔岸观火一般,眼看着英国步了意大利的后尘,可气的是,英国政府在那时还不重视新冠疫情的防护。眼镜蛇会议之后,面对首相发布的荒唐的群体免疫的计划,我才决定立刻回国。

    现在我刚刚结束回国之后的隔离期,在这期间经过了四次核酸检测、血常规、ct等,好在一切无恙?;毓痪?,我们学校就全面??瘟?,部分辅导转成线上授课,现在就是专心在家做毕创了,毕业展也变成线上展览,最后发线上毕业证,只能等疫情好转时再回英国参加毕业典礼了

    李嘉成:我目前回到了新加坡。新冠疫情使我的学校关闭了,对我来说最大的影响是不能够回到大学继续上课了。我目前主要待在家中。

    艺讯网:目前你所留学/所在的国家防疫政策如何?

    张之慧:英国目前已经颁令要求市民隔离在家,不能进行出游集会并仅限必要性外出。随着疫情加剧,各国都在提升防疫力度。

    Screenshot 2020-04-15 at 15.26.14.png

    张之慧与室友在后院晒太阳

    庄苑:听说纽约曼哈顿有很多区域在每个街角都安排了警察,还在平时最为繁华的中城进行了封路。但因为娱乐场所和文化机构什么的都关门了,我的活动范围缩小到了下楼倒垃圾和取快递。

    Wang Qunyuan:德国目前采取国界全部封锁、禁止出口防护物资、停学、停掉大型活动、公共场合不允许超过两个人的聚会、关停商店饭店和所有非生产性的娱乐活动;同时进一步加强对老人的?;?,不让家属探望老人院,以免发生聚集性感染事件,并进行大量的筛检。

    黎家齐:我们州发布了居家令,但是每天看着噌噌上涨的病例数,普遍认为拐点应该还有两周才能到来。但是大家在这种隔离中,愈发珍惜和其他人互动的每一刻。他们用便利贴在自己的窗上贴字,与马路对面的“邻居”交流。

    李叶:英国现在已经基本封锁了,老百姓都隔离在家中。由于,首相滞后地制定应对政策,估计轻症还是得不到及时的治疗,不过听说近期会加大检测的力度。

    李嘉成:北京对大多数外国人实行了限制入境,甚至是那些持有长期签证的人。

    艺讯网:你所在的学校是如何应对疫情的?是否开始了线上网课等无接触授课模式?

    张之慧:据我所知各?学院包括著名艺术机构、画廊等等都开始寻求线上虚拟模式来运作。伦敦此时此刻正赶上复活节假期,所以还没有进一步通知何时开学,但是有点可惜的是,原定于7月的毕业典礼因为校?想要确保准毕业生顺利完成课程而取消了。

    庄苑:课程和活动都转移到了线上。我的艺术史教授在用Zoom视频授课、seminar/studio教授要给我们录制YouTube视频以及线上讨论。学校原本计划的讲座活动都也变成了线上的视频形式。

    Wang Qunyuan:我们学校目前已经完全关闭,禁止入内。秘书处在疫情开始时就给所有人都发送了邮件,通知大家当前疫情的严重性、权威机构发布的消息、注意事项以及个人防疫手段等。在秘书处门口、门卫门口以及一些人员经常出没的位置设置酒精洗手液的放置点。

    新的邮件表示从 3月18号开始主楼以及侧翼工坊、工作室将关闭。 主楼将不再接待外来人员,出入必须持有学生证登记。 4月20号开始停止一切座谈会、一对一讨论、讲座。 不批准新的公派旅行及短期旅行,撤销之前的出差旅行许可(我们班原计划五月去慕尼黑已被取消)??У淅袢∠?、评审委员会的新生作品集审核时间被推迟。校长为所有大学成员提供了一个邮箱地址,可以向其发送有关新冠病毒的问题。学校希望能够集中收集,澄清和回答问题,并努力根据当前情况做出快速反应。

    黎家齐:刚刚结束了三周的春假,开始了网上授课。学习原计划的内容已经较难实现,只能动用手边的材料和资源进行尝试。

    上网课的黎家齐。俨然互联网孤岛上的鲁滨逊。.JPG

    上网课的黎家齐。俨然互联网孤岛上的鲁滨逊。

    李叶:已经开始了线上一对一的上课,并且一直在发邮件与我们学生进行沟通。

    李嘉成:进行线上课程。

    艺讯网:特殊时期,如果身体不适怎么处理?学校给予帮助吗?

    张之慧:学校?直持续关注着所有学生们的情况,早在中国疫情爆发期间就及时更新动态。同时英国的医疗机构NHS也在全力奋斗。

    庄苑:学校在提供线上心理咨询帮助。身体不适或者有什么症状可以找生活辅导老师(student life advisor)讨论看病方法或者最佳解决方案。

    Wang Qunyuan:身体不适自己处理,害怕得病的人应该遵从权威机构发布的防疫措施。 学??赡芑嶙们榫×扛璋镏?,德国联邦政府以及我所在的北威州政府文化部门都设立了补助金的申请渠道,不单单是针对德国人的只要是住在德国的艺术家(学生有部分不算)都可以获得。

    黎家齐:因需要强制购买健康保险,所以应该还是可以联络上相应的诊所和医院。但校医处是关门的,所以不确定是否能获得实质上的帮助。

    李叶:如果在英国身体不适, 那只能指望你身边的朋友有没有消炎药了,还是先吃药看管不管用吧。

    李嘉成:由于我本人不在北京,所以并不能确定。

    艺讯网:对于疫情在国际上全面爆发的前后不同阶段,你是否面临着不同的社会和舆论压力?

    张之慧:没有任何压力指向我这个个体。但是都有听闻?些关于“戴口罩”的歧视现象。我们班级上因为有?些比较年长的同学,我们都很关心他们的身体健康。

    庄苑:新闻上看到的舆论却是给了我一些压力,但因为现在除了下楼扔垃圾已经完全不出门了。社会压力目前还没有亲身感受到。疫情刚在美国爆发时,身边有不少亚裔朋友都收到了语言和身体上的攻击。

    Wang Qunyuan:无压力,做好自己即可是我的观点。

    黎家齐:疫情爆发较早的时候已经做好自我隔离的准备了。隔离中也隔离了不同的社会和舆论压力。

    李叶:英国爆发前期,我想许多中国留学生都会有预判,英国是一定会爆发的,所以当时我顾不得其他英国人的白眼和歧视也必须戴口罩,也对身边的朋友进行关于口罩重要性的劝解?;毓笪一竦昧朔浅6嗟纳埔夂桶参?,大家都觉得我这一路回来吃苦了,给予我很多关心。

    李嘉成:在新加坡没有这种情况。

    IMG_20200307_220254.jpg

    李嘉成在疫情期间的创作

    艺讯网:计划如何度过这段特殊时期?

    张之慧:现在的生物钟很不健康,基本是兴奋地3点睡,早上自然醒,不用急急忙忙搭配衣服化妆,坐公交车10点到学校,这点有点开心,但是有点担心经常错过早上磨咖啡豆煮咖啡的时光。定期会在网上购物并抢个送货时段把日常用品和食材订够,从以前的线下挑选到线上看图勾选产品的体验还挺特别的,还会思考要不要用两瓶牛奶换室友?袋洋葱。

    艺术创作方面,一方面会持续阅读,慢慢整理出现阶段创作思路,也是个人网站的?部分。另?方面我很痴迷于看?些?上的视频教程来解锁新技能,我的作品基本是需要借助平面与立体之间的空间的,所以对虚拟空间的探索可以让我玩儿好久了。然后,过?阵子会想申请?些线上驻留计划,看到好多区别于标准线上虚拟展示的呈现,有点激动。

    庄苑:纹身、创作、改造旧衣服、做饭、看电影、整理公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补回以前缺的觉。终于有可以自己安排的大把时间啦!还有就是一直有在参加Instagram上的 #quarantinefashionweek(#隔离时装周),会做几身衣服以及当模特拍照。Wang Qunyuan:和平时绝大部分时间一样看书、做作品、看新闻、查资料、看剧、打游戏。

    黎家齐:是时候把精力放在写作或理论的研究上。重新整理自己的思路,同时收集一些材料,等有机会的时候动手制作。当然也可以考虑网络这样的虚拟场所作为实践的空间。

    Screenshot 2020-04-15 at 15.29.06.png

    黎家齐在床上归档作品《My Work Will Be Art》

    李叶:这段时间还是按部就班地准备毕业创作吧,回家后也心安了,不会像在伦敦那般焦虑了。

    李嘉成:希望我有机会去做一些之前没时间去做的事情。

    艺讯网:疫情的经历是否会成为你的创作素材?

    张之慧:我记得当两个月前,中国还在疫情爆发的?峰期时,我当时还在学校做创作,做过?件“遛狗”作品。在国内的已经毕业的学?曾经觉得这件作品很有意思,因为那时有?怀疑宠物与?之间也会相互感染,传播病毒,很多地方都禁止遛狗了。这个作品有两个版本,网页版本似乎在当下格外适用。我不确定我会特别心系于疫情的话题,但我认为疫情的时光使我吸取到了很多信息,我会延续自己的探索脉络。

    实地在线遛狗 Javascript,液晶显示器,空??标.png

    张之慧,《实地在线遛狗》 Javascript,液晶显示器,空气鼠标

    庄苑: 其实现在也已经有点儿成为了。我为一门课设计了一件白色长袖衬衫,是在一件已有的衬衫上改造的。因为衬衫本身是XXXL号,我把袖口缝成了手套,把下摆剪下来。这样疫情期间如果要出门就可以有一件不是一次性的手套和围巾了。围巾不止可以阻隔唾液传播,还可以用来遮挡佩戴的口罩。这样之前说到的社会/舆论压力就稍微减轻一些。

    图一后期+摄影:庄苑、模特:尤小龙;图二三四摄影:尤小龙、模特:庄苑.png

    左:后期+摄影:庄苑、模特:尤小龙

    右:摄影:尤小龙、模特:庄苑

    还有就是网购包裹里的空气包。因为疫情爆发后我在网上下了无数个单,我又是一个喜欢到处收集奇怪东西的人,就把它们统统消毒了堆在家里的角落。有一天忽发奇想把这些像圣诞灯一样挂在了天花板上。后来又做了一套look,便借助天花板上垂下来的空气包制作了四个玩偶。

    Wang Qunyuan:不否定,有可能。

    黎家齐:目前看不会。但这种人人自我隔离的状态对艺术制作、宣传和消费已经产生了影响。所以我的创作可能就这些因素做出变化。

    李叶:这是一个特别巧的事情,就是我从来到英国的第一年就在做关于面具的概念的创作,作品中用了口罩,面具,彩妆,面膜等一系列材料来制作作品,所以这次疫情的经历也会在我创作的脉络里。

    用面膜做的作品.jpg

    李叶用面膜做的作品

    李嘉成:我们拭目以待吧。

    艺讯网:是否今年毕业?毕业展会有变化吗?

    张之慧:今年就要毕业,毕业展是定在了两个校外展览空间,这很令人兴奋,但是

    有可能会推迟,学校目前表示会尽力确保线下实体展示。

    庄苑:我今年大一,毕业还早。但学校的毕业展改成了线上的,我学哲学的学院也把时长五小时的Dean’s Honor Symposium改成了线上视频。

    Wang Qunyuan:不是今年毕业,但就目前的形式来看以及秘书处的通知,毕业展会会有变化,可能会推迟或者延期。

    黎家齐:计划是明年毕业。但是今年的本科生毕业展已经中途喊停了。研究生的展也无法在线下实施。

    李叶:是今年毕业,毕业展会变成线上展览。

    李嘉成:我今年不毕业,也不是很清楚具体情况。

    采访/艺讯网

    编辑/Sue、Emily

    采访日期/2020.03.23-2020.04.10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CSGO电竞竞猜吧